老干部之家 首页 查看内容

(征文选登)人民路 我心中的“城市名片”---咸阳市老年学学会副会长 雷国胜

2019-11-28 11:35:09| 发布者: 老干部之家| |原作者: 宁夏吴忠市委老干部局 马燕


一滴水,足以折射出太阳的耀眼光辉;一条路,更能够反映出城市的沿革变化。

人民路,这条咸阳的标志性街道,不仅承载了秦咸阳修筑世界最早、里程最长、路面最宽的、人类第一条“高速公路”的辉煌历史,同时也见证了当今“一代风流人物”建设咸阳、繁荣咸阳、美化咸阳的时代足迹。

可以说,“人民路”无愧为镌刻在咸阳人心中的一张闪闪发光、熠熠生辉的“城市名片”。

马路儿歌久难忘

作为生于西安、长在咸阳的外地人,我的记忆是从人民路开始的。

六岁时,举家迁来咸阳。那时的咸阳城很小,街道很窄,人民路也不叫“人民路”,而叫“和平路”,是一条20世纪50年代末期,由前苏联专家规划设计的三板块结构、4车道、7.9公里长、40米宽的简陋街道。

沿路除了几家新建的工厂外,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商业门店,所以市民们并不认为它是街道,而习惯称之为“马路”。

在我幼小的记忆中,人民路确实只是一条名副其实的马路。

我家住在马路边一家工厂生活区的三层楼上,每逢清晨,当我还在睡梦中,就能听见花围墙外面传来一阵节奏清晰、渐行渐远的马蹄声。遇到不上学的日子,几个七、八岁的孩子,就拿起笤帚、簸箕,尾随着一辆马车,从七厂十字一直往东走到电影院,捡拾马粪,然后把捡来的马粪送到学校的“红领巾实验田”里,胆大点的同学还敢趁前面手持长鞭的车把式不备,悄悄从后面扒上去,将两脚腾空,算是搭乘了一回不花钱的“公共汽车”。

那时候,咸阳还没有公共汽车。

没有公共汽车的地方,能叫城市吗?

于是1963年5月,咸阳市公共汽车公司就购进几辆木座椅的红色公交车,正式投入运营。从七厂到火车站,只有人民路这一条线路,老半天才开过来一趟。所以,看汽车成为我儿时最深刻也最快乐的记忆了。

1965年4月,随着市区主干道“和平路”更名为“人民路”。全线路面也拓宽为40米,于9月底竣工。

于是,那时我们惟一能去玩的地方,除了二印东边至市政府西边区域内,一大片被苇草、烂泥包围着蛙声四起的大涝池外,就只有电影院十字西北角那座建成于1956年12月的砖混结构的三层服务楼了。这是城区多少年来才有的惟一一家综合性商业服务楼,开设有食品店、照相馆和旅社。后来紧邻七厂东边的工农兵商店开业,人民路上才总算有了一家像样点儿的百货商场了。

至今我还记得儿时学会的那首歌谣:“一条马路一座楼,一个警察看两头。” 可见当时的咸阳是多么贫瘠和落后呀!

山水俱阳话沧桑

路,历来就是一座城市有声的音符、文明的象征。

我自小就从“条条大路通罗马”这句老百姓常说的俗语里知道,罗马一定是座繁华富有的大都会,否则也不会往它那儿修那么多路了。直到我上了大学,读过中国历史才恍然大悟,原来我所生活的咸阳这座城市,有关路的历史,一点也不比罗马逊色,在修路方面甚至还远远超过了罗马。

咸阳的荣辱兴衰尤其说明了这一点。在我与朋友合著的《秦始皇与秦都咸阳》(三秦出版社出版)这本书里,我曾赞叹过咸阳2000多年前就曾经拥有的那条通往全国各主要地区的“驰道”,至今北到内蒙东胜,南到湖南零陵,东到渤海之滨,仍然能够看到这个由我们祖先早就开辟出的、堪称人类历史鬼斧神工的浩大交通工程遗迹。如今在内蒙东胜境内,保存下来的“驰道”遗迹竟然还有九十华里长,路宽均在35米以上,远远望去,宛若绿色巨龙蜿蜒起伏,这无疑应该算是咱咸阳人自己设计修建的人类历史上最早、最宽、最长的一条“高速公路”了。

另据文史资料记载:咸阳人不仅善于修路,而且更会装点城市,享受生活。早在秦汉时期,咸阳的宫苑大门外均设置有座灯,这可谓是咸阳最早的路灯。它一般都用石料雕刻而成,上面有顶,四面透明,内点蜡烛或油灯。

而近代由于历史的沿革变迁,咸阳显得落后而狭小,城里一直到1945年前后才总算有了电灯,当时咸阳还没有发电厂,打包厂、裕农油厂、西北工学院等工厂、学校便利用柴油机自己发电,在单位大门口或围墙顶上装了总共十几盏路灯。

解放初期,一个名叫刘晓兰的外地商人,在咸阳创办了咸阳第一家小型发电厂,门口安装了一盏约为30瓦的电灯,这可算是照亮咸阳街头的第一盏电灯了。但由于发电厂设备陈旧,入不敷出,很快就停业了,咸阳街头的电灯也就随之熄灭了。

新中国成立后,政府十分重视城市建设,1952年下半年在北大街、中山街和火车站首次安装了32盏路灯。当时的管理机构很大,叫路灯管理委员会,但路灯却很少。20世纪50年代末,由于电力不足,曾经采用过不知由何人发明的“电灯与月光照明法”,即由阴历每月十四至二十每晚23点关灯至天亮,如果当天月光较好尚可,如遇阴雨天整座城市的街道便漆黑一片了。

此时,全市包括人民路在内,共有路灯380盏。20世纪50年代是木杆上直接挂一带柄路灯,60年代改进为木杆铁臂,较前稍微美观了一些。当时,设置路灯总里程为17公里,基本符合了那时党号召的“城市建设为工矿企业服务”的方针。

人民路上梨花香

作为咸阳城区中枢神经的人民路,自1965年4月被正式更名为“人民路”后,由于历史的原因,始终以它毫无变化的苍白之躯,静静地迎送着冬去春来、花开花落,默默地承受着臃肿的城市人口、拥挤的城市交通。特别在“文革”那些年,不要说人民路路况和宽度始终没有变化,就连原有的道路设施也陈旧不堪,残缺不齐。

然而,这并不妨碍市民对人民路的悉心呵护,满腔热爱。

记得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人民路上出现了一道令周边别的城市羡慕不已、绝无仅有的亮丽景观——古城梨香!

当时,勤劳纯朴的园林工人们默默耕耘,在人民路两条绿化带上全部栽种了梨树。初时,它幼小的身躯弯弯曲曲,挤在绿篱间压根就不起眼,甚至我们这些生长在城里的孩子都不知道它竟是果树。然而,到了那年春天,似乎在一夜之间,洁白的梨花就给人民路披上了一件美丽无瑕的盛装,到了秋天,累累硕果更给古城带来了一片蓬勃盎然的活力和生机。

在这里,我们真得感谢那些默默无闻、辛勤劳作的老一代园林、环卫工人。特别是成年累月巡回在街头的那些可亲可敬的“城市美容师”们。据资料记载:咸阳市第一支清洁队成立于1953年2月,当时编制仅为5人,5个人配备有5辆人力胶轮车、铁锨、扫把等简易工具,每天他们就靠摇铃拉车收垃圾,一直到了1971年,清洁队才购进2辆“跃进”牌汽车,从此咸阳环卫工人终于结束了人力收集、运送垃圾的历史,开始了机械化作业的新历程……

够了,这些枯燥的数字,不仅表明了一个城市落后时代的终结,更说明了一座文明城市的星星之火,是怎样在极为艰难的情况下一年年、一代代传承下来的,正是当年他们洒下的滴滴汗水,浇灌着古城咸阳大地,才结出了今天丰硕的精神文明之果。

就在那个激情与疯狂交替的特殊年代,每年的阳春三月,咸阳人民路上彩蝶飞舞,梨花飘香,宛如一座大花园,到了秋季收获时节,沉甸甸的果实挂满枝头,勤劳的蜜蜂翩翩起舞,整个一条街道都沉浸在一种祥和、快乐和收获的喜悦之中。而且累累果实尽管诱人,却无人摘食。至今我还记得,有次秋天刮大风,我们一群孩子将落到地上的梨子一个个捡起来,装进管理人员身边的筐里,没想到事隔不久,他们又把一些梨分给了学校,虽然不多,但人人有份,当时我和其他同学分吃一个梨时,虽然感觉皮很厚,渣很多,但心里却甜蜜极了。

的确,在当时市民就像爱护自己的眼珠一样呵护着人民路,呵护着自己美丽的家园。 “古城梨香”也因为这道亮丽的风景线,而成为咸阳享誉海内外的“城市名片”了。各类新闻图片、文字屡屡见诸报端,好几家杂志也以咸阳街头盛开的梨花和累累硕果作为其杂志封面,国际友人来到咸阳,无不为人民路上洋溢着如此纯朴的民风、美景所惊叹和折服,《参考消息》还曾经三次刊发过外国人拍摄、撰写的赞美人民路梨树、梨花的图片和文章。

承前启后铸辉煌

然而,时代在前进,城市要发展。随着改革开放新时期的到来,人口爆炸,经济大潮荡涤掉了许多旧习俗、旧观念、旧格局,原有的人民路如果不加以改造,就真的再无法承担起为咸阳的腾飞发展注入新的血液和活力的历史重任了。

正所谓“要致富,先修路”。对人民路进行大规模改造,似乎已成为咸阳人建设城市、美化家园的必由之路。

当21世纪到来的时候,中共咸阳市委、市政府为了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加大城市道路建设力度,终于从2000年3月起,开始对人民路进行全面拓宽改造。此工程项目在当时投资之大、拆迁难度之大都令人咋舌,然而,咸阳人民却深明大义,积极拥护。仅用110天就完成了6.6万平方米的拆迁任务。不到一年,新建成的人民路便竣工通车了。整个人民路拓宽改造项目,全长3.7公里,设计红线50米宽度,机动车道21米,为双向六车道,非机动车道2×5.5,人行道2×7,主车道为混凝土路面,人行道为彩砖铺设,并且新建了七厂十字互通式环形地下通道,中心广场、北门口直通式地下通道。工程总投资1.2亿元,20001118正式通车。

现在,经过半个世纪风雨洗礼过的人民路,仍然是咸阳市民普遍接受和认可的商业购物主街、文化消费主街、交通主街、娱乐主街、观光旅游主街和社会配套供应主街。

它记录着历史,演绎了人与时空的地盘争夺和攻守退让;也延伸着未来,勾画出人与城市每时每刻的放大缩小和兴衰荣辱。

如今我们走在人民路上,店铺林立,人头攒动,流光溢彩,热闹非凡。不要说比比皆是的高楼大厦,也不提那名目繁多的商场饭店,仅落户在这里的大超市就有华润万家、人人乐、国美电器和苏宁电器等。过去几十年曾经作为咸阳市民购物首选商铺之一的 “凌云楼”也已变为历史的记忆,如今,在人民路“凌云楼”原址上,一座可供市民浏览购物和就餐的现代化财富中心,已经成为咸阳又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它使得人民路不仅会变得更加亮丽迷人,而且也显得更加年轻和充满朝气了。

相关分类